z涨

是小号,专门搞美食的俘虏(主要发点all松的和虏可的)

【虏可】玫瑰

非原著(大概磨了一个月左右)

  特瑞科×可可

  特瑞科是暴虐的明君(手段残忍但国家欣欣向荣)且皇后总是频频失踪(换皇后的频率可以按半年一次)

  可可是宰相暗培的杀手,为人温婉但下手极狠,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身体因从小淬炼而百毒不侵,性情冷漠寡淡,永远是一副以微笑待人。

  大概中世纪时期

  人物ooc,bug巨多

1.

  在领地纷争的时代,人人都渴望去IGO领地居住,但同时又惧怕着IGO领主——特瑞科。

  虽然人人都畏惧他的暴虐,却不得不承认他的能力的确算的上上成,因而只是在IGO居住不去侍奉斯塔科的话,还是有很多人趋之若鹜。

  不过最近,情况有变,不仅没人想进入IGO,甚至说原住民隐隐有出逃的意向。

  因为……

  皇后又失踪了。

 

2.

   世人都知特瑞科暴虐,喜美人,好美酒,却鲜有人知斯塔科他只钟意他的玫瑰。

  看着台阶下匍匐发抖的女人们,特瑞科只是略略瞟过,“都抬起头来。”

  不容反抗的声音在殿堂中回响,神态各异的女人不得不抬起头仰望特瑞科,却无一人敢与之对视,一种名为绝望的情绪在人群中蔓延,正午的阳光透过偌大的落地窗洒在她们身上,明艳之极,但映射出却是无止境的深渊。

  “噗…”特瑞科撑着头,嗤笑了声,手指漫不经心地卷了卷垂下的蓝发,“你们可真没意思。”像死鱼一样,一点都不热闹。

  “特瑞科大人,我其实仰慕你很久了。”一个女人突然站起来,明显是会错了意,在她身上明明是锦绣缎华的衣裙,可此刻看起来却像个小丑一样,拙劣地宣泄她那所谓的“爱意”。

  庞大的宫殿里只剩女人一人喋喋不休,特瑞科饶有兴趣地观看女人表演到最后。待女人语毕时,他才微微抬眼,瞧见那祈求“生”的目光,只觉一阵烦躁。

  “姿色中等,谈吐上成,敢于表达也很棒。”

   特瑞科寥寥几句话竟重新点燃了女人的希望,但女人似乎得意过了头,竟急匆匆想要打断特瑞科发话。

  “不过嘛…没有教养可是大忌。”特瑞科将小飞镖随手一甩便横插在女人的脖颈上,一镖毙命,血溅当场,“我啊,最讨厌逾矩的人,尤其是逾矩的女人。”

  像巨石落入死寂的湖泊一样,那些被自己领主送来的女人全部炸开了锅,哭喊尖叫此起彼伏,泪水决堤而下,粉饰脸庞的妆容全部似散沙一样粘在眼角、下颚处,看起来就如同地狱里的恶鬼一般,而在这地狱之中,特瑞科是如此从容,因为他知道,他就是地狱中的王。

  “丹。”特瑞科向身后的侍卫招了招手,剑眉轻挑,好像并不满意这场闹剧,“问问她们的领主都是谁,然后…”

  “把她们的头都看下来,当做回礼送回去。”

3.

  阳光明媚,莺歌婉转,显然今天是个好天气,当然,今天特瑞科的心情也格外愉悦。

  他打开窗,将稻谷洒在窗沿上,伏在那里,静静地注视着啄食的鸟群,缓慢地眨着眼,微风掀起碎发,露出附着在苹果肌上的骇人伤疤,恍惚间,特瑞科仿佛回到了童年,回到了那不用互相算计的日子。

  “叩叩……”

   敲门声不合时宜地响起,拉回飘远的思绪,窗外的鸟群不知何时离开,特瑞科揉了揉太阳穴,沉声道,“进来吧。”

  古檀木的大门被侍从推开,迎面走来的是身着亮白大袍的神官,两肩垂下的红缎配上神官慈爱的笑容让人倍感神圣。

  特瑞科立即起身,向着眼前人单膝跪下,右手握拳放在心口处,“参见神官大人。”

  特瑞科头微微下低,鬓发顺势沿面颊处滑下,挡住了光线,阴影遮住了上脸看不清特瑞科的目光,过了好半响,神官才俯身将特瑞科扶起,“斯塔科领主,不必多礼,我们本就是一家人。”

  真是虚伪……看着笑眯眯的神官,特瑞科有些反胃,却又不得不扯出谦卑的表情向着神官问道,“今日您的到来是为了前些日子那些被屠杀的无辜灵魂吗?”

  “欧,不不不,斯塔科领主不必担心,那些灵魂卑劣得一点都不无辜呢……”神官眼眉带笑地拈起琉璃瓶中的玫瑰,一点一点地拔掉根茎上的尖刺,“特瑞科领主的做法可是连上帝都发出赞叹的。”

  “不说这种小事,扫兴,我们来谈谈正事。”殷红的血珠从神官手指上冒出,很明显是被尖刺所伤,他不悦地将玫瑰扔在红毯上,狠狠地碾碎了正娇艳欲滴的花瓣,又再一次拿起另一朵玫瑰,继续笑着重复之前的动作,仿佛什么事都未曾发生,“我相信特瑞科领主很乐意谈的,对吧。”

  平淡的陈述句给了人可以拒绝的错觉,特瑞科无可奈何地笑了笑,弯下腰,帮着神官拉开了椅子,“当然乐意,神官大人。”

  但神官并未立即坐下,反倒悠哉地继续刚刚的动作,让特瑞科不得不保持恭敬的姿势。可能是受前朵玫瑰的影响,这朵玫瑰很听话,神官很快就拔完了根茎上所有的尖刺。

  神官看起来很满意,又将玫瑰放回琉璃瓶中,这才缓缓坐下,对着特瑞科回敬了请的手势,特瑞科才直身。

  “现在,我们来谈谈领主你皇后之位的事情吧。”

4.

   “美人如月,乍见掩暮云,更增妍绝。”这是特瑞科对可可的初印象。

   特瑞科承认,他从未见过如此之美人,一头乌黑闪亮的秀发自然地披落下来,像黑色的锦缎一样光滑柔软,丝丝碎发顺着光洁的额角波浪似的披垂下来,玫红色的大裙外面披着金色的薄纱,裙边绣着暗黑色的花嘴的结构纹,发中别着一朵小小的玫瑰,一双桃花眼中满含春水,撩人心弦,像极了天上的神仙。

   “拜见特瑞科大人。”一瞬间,女人便到了特瑞科面前,提起裙衣向着特瑞科行了一个标准的贵族礼,发缕耷拉在双肩上,脸上淡淡的微笑更是为她蒙上一层一种名为神秘的面纱,整个人显得从容不迫。

  “小姐多礼了,我们坐下聊。”特瑞科绅士地向女人回礼并递出了手,握住女人纤细的手掌,邀请她去窗边落座。

   铺着蓝白条纹格的小圆桌在肃静的房间中格格不入,桌上的果脯全然是特瑞科讨厌的种类,但都是贵族小姐们的心头爱。

  随着二人入座,特瑞科摆了摆手,支开了所有仆人,单手撑头揺着红酒杯,眼睛时不时瞟向小口吃着果脯的女人,铺天盖地的威压向其袭去,“能请问一下小姐的闺名,或者说,阁下的大名?”

   “我叫可可。”拿出手帕轻抿了下嘴,擦去口角旁的糖渍可可才将目光移至与特瑞科的平行线上,“对于特瑞科大人来说,是男是女很重要吗?”

   “毕竟对于大人您来说,皇后不都可有可无吗?”可可对着那防备的眼神视若无睹,眨着漂亮的眼睛看向窗外,“那何不换换口味,选个更好的?”

   窗外的火烧云成片地蔓延,枫叶红中夹杂着微紫渲染了整个天空,落霞绽放着耀眼的光芒,照亮了整个书房,在这种场景下很容易产生暧昧的错觉,缓解了剑拔弩张的氛围。

  特瑞科深吸口气,又重重的呼出,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有些疲惫地反驳道,“世人不会同意皇后是男的。”

   “那大人是觉得,我这副样子并不像女性?”紫色的丝绸在发间穿梭,绾住及腰的长发,可可歪着头,嘴角噙笑,羽睫下的桃花眼风情万种,倾倒的酒杯中流淌着暗红色的液体,零星的红酒沾染了白皙的手腕,点缀了这副慵懒又清冷的画。

  特瑞科不得不承认,这人不仅生得一副好皮囊,就连距离感都是恰到好处的若即若离,像极了天上的月亮似触手可及实则相隔远方。

   “况且,只要领主大人不说,谁又知道呢?”可可笑盈盈地看着特瑞科,媚眼里透露出不知明的光彩,特瑞科稳坐地喝了口红酒,紧皱的眉头表明他此刻十分烦躁。

   “我不会娶你的。”

   “不,你会的。”可可站起身来,蓬蓬的大裙扫过红木,含笑地拿起先前被神官卸下防御的玫瑰,细细端详,宁详端庄的样子似乎从来没将特瑞科的话放在心上,“况且大人你不仅会娶我……”

   “你还杀不了我。”

   可可回头瞥见特瑞科逐渐变得铁青的脸色,后者的棕瞳里满含杀意,紧紧攥住了拳头,全身轻抖的盯着自己。

  “噗……”可可一步一步靠近特瑞科,就像狩猎方追逐猎物般,将指腹点在后者的心脏处,仰望着他傲人的脸庞,手中的玫瑰不知何时掉在地上被碾得粉碎,“大人你就不觉得你现在就是那些玫瑰吗?”

   “嘭!”

   巨大的声响让在门外待命的下人都哆嗦起来,可可被特瑞科甩到了墙上,纤细的手腕被死死钳住,泛着丝丝勒红。阴影遮住了可可的视线,见到特瑞科阴鸷的面容,可可没有任何动作,只是淡淡地笑着。

   特瑞科低头俯视这卑劣的棋子,发出野兽的低吼,“冲撞领主,你想好怎么死了吗?”

  好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可可毫不掩饰的发出笑声,不屑地瞥过暴怒的领主,这让特瑞科本能感受到危险,不自主地放开了可可后又后退了两步。可可拨了拨刚刚散乱的发缕,把它们全部别在耳后,不慌不忙地逼近特瑞科,视线从平视到抬头,二人相视的瞬间,特瑞科才惊觉,自己的一举一动早就被眼前人掌握的清清楚楚。

  “亲爱的领主大人啊,死的人永远不会是我,而是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