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涨

是小号,专门搞美食的俘虏(主要发点all松的和虏可的)

【可松】劣根性

可可×小松

原著改动向

人物ooc

有可可自我陈述向

(私设)可可因美食战争后格外的容易疲惫,且不能大量使用能力

 即兴产物,轻喷(因为要交党费)

 

1.

拥有占卜能力,俊朗的外表,强大的力量还有令人羡艳的宏大食运。

因此被世人奉为气运之子,封为四大天王之一,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才是被上天抛弃的人。

是我,害死了自己的爱人。

 

2.

糖雪慢悠悠地从夜空中落下,调皮地逗着铃兰,可可坐在窗前注视着星空,一双如墨的黑瞳里倒映着清冽的月亮。

冬天,又到了呢……可可想着,手指轻按着铃兰,惹得铃兰扭动的枝叶对着可可这轻慢的行为发出无声的抗议。指腹间传来的柔和触感让可可不禁慌神,在刹时间,他仿佛透过遥远的天际看见了那令他魂牵梦绕的面容。

是的,可可和小松已经分别了九年。

 

3.

九年前,美食战争随着neo的战败而落下帷幕。

宇宙随着neo的饱食,美食数量暴增了好几万倍 也因而造成美食猎人的细胞突变。

这本该是件好事,但对可可来说,这是致命的随着细胞的突变,身体中的毒素便猛增到几千种,大脑还未调适毒素之间就开始相互交织,又组成新的毒素,更要命的,有的毒素本身互不相容,甚至相互碰撞。

从未经历如此状况的可可当场失去意识,暴走所留下来的毒素至今都还未完全剔除,若不是小松强行耗费生命力在数十秒内调配大量毒素压制汤,恐怕可可活不到现在。

但这也是缓兵之计,毕竟治标不治本。小松翻遍了古籍,终于在蓝色尼特罗编写的书页上查到一种叫鸢尾花草的草药,这是一种生长地未知的草药,拥有治毒调序身体的作用,虽然看起来和地球上的草药并无二致,但鸢尾花草的解毒却是到了极致,它可以解的毒是世间乃至宇宙的所有毒,而药效也是伴终身的。

“可可先生,没有比鸢尾花草更好的选择了。”小松严肃的抬起头,与那双蛊人心神的双眸对视,那红润又气鼓鼓的脸蛋,真的很想让人捏捏,当然,可可也这么做了。

“诶?诶!可可我是认真的啊!”小松一个腾空,猛地被可可锁在了怀里,脸“唰”地一下就熟透了,搞得他一时间连敬语都忘了带。

“嘛…我知道的,我…我…”可可低下头,用着自己鼻尖蹭了蹭小松的脸颊,搞得小松怪痒的,那双平日温和如玉的眼瞳此刻泪汪汪的,像极了撒娇的大狗狗。

“我知道的,我也舍不得你啊。”小松揉了揉可可蓬松的柔发,眼中满是坚持,“但是我不可能放任你这般样子等死吧。”

“就这次好吗?等这次过去,我们就,唔!”小松微弯的眼眉一下就睁大了,一双秋眸里倒映的是似月亮般清冽的面容和那让无数少女疯狂的桃花眼。

可可浅浅地吻着小松,轻轻地吻着他的唇,然后,更深入地探索。 突如其来的亲吻像暴风雨般的让人措手不及,小松脑中一片空白,他只是顺从的闭上眼睛,低垂的手慢慢抚上可可的背脊,只是顺从本能地想抱住可可,紧些,再紧些。

终于,在夏风吹响耳夹发出“伶仃”的声响,在太阳余晖洒在二人身上之际,可可才意犹未尽地放开了小松,看着心爱之人迷离的眼神,可可得意的笑了,像极了恶作剧成功的小孩,“小松君,现在可不要立flag啊,这可不好。”

“哦哦哦…知道了…”缓过神来的小松眨了眨眼,然后头上突然就冒起了烟,一下子说话就不利索了,“刚刚?我?啊,可可先生!”

小松直接缩到了墙角,看向可可那坚定的目光早已消散,取之的,是慌乱。

“很甜哦,小松君。”可可调皮地指了指自己的嘴唇,桃花眼里含情脉脉地盯着小松,不禁想,小松君真的很可爱呐,小小的,就像铃兰一样美好。

“可可先生……”小松捂着脸,不敢再抬头,黑色的碎发遮住了他发红的面容,但烧红的耳尖又出卖了他。

可可走到小松跟前,握住了有些发凉的小手,俯身在小松的额头上留下一吻,宛如蜻蜓点水般虚幻。迎着日落的霞光,可可疲惫地枕在了小松的身上,似乎是做出了最后的决策,但可可并不知道,这竟会是他这辈子最为后悔的决定。

“小松君,你去吧,我会等你回来的…”